2011年12月22日,农历冬至日,北京刮了整整一天的西北风,下午14点,阳光下的清华大学西操场依然是-8℃的低温。今天是周四,龙在天“袖珍人”足球队,在徐福清教练的带领下,恪守着每周二、四、日下午训练的规矩。大家脱下棉衣羽绒服做着热身活动,一旁的徐教练一边指导一边问着队员们:“好点了吗?暖和点了吗?”

“袖珍人”足球队成立

2011年11月16日,这支在北京踢了整整一年“野球”的特殊球队,随着徐教练的来到,初见雏形正式成立,他们也有了一个响当当的队名——龙在天。这支由15个平均身高1.3米的“袖珍人”组成的队伍,他们都是北京龙在天袖珍人皮影艺术团的演员,和正常的男孩们一样,从小对足球的喜爱让他们在工作之余聚集了起来,不过去哪儿踢和谁踢,一直困扰着他们。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在剧场外的停车场空地上自己踢着玩。

2011年10月的一天,北京地坛小学队在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州少年迪纳摩足球队进行的一场足球友谊联赛中,以0-15的悬殊比分落败。现任龙在天足球队队长的陶鹏在震惊之余也萌生了一个念头:我们和10岁左右的孩子身型差不多,不过成年人的头脑却是我们的长处,为什么不把自身的劣势转换成优势?建立支袖珍人的球队,给孩子们做陪练。

接下来球队建立了,徐教练来了,大家开始了系统的训练;清华大学校体育部也同意在“不影响教学的前提下”为他们在年内开放足球场地。每周六的上午他们还约到了一支少儿足球培训俱乐部,成为了孩子们的义务陪练员。

我们是绿叶

队伍建立了,大家很高兴,除了训练和比赛,大家也把更多的关注放到了足球上,对于足球运动的理解也在不断的加深。现在中国足球似乎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时期,如何迎接曙光,国家足球管理机构也已经上下达成共识,青少年培训是中国足球发展的关键。徐教练告诉我们:“我们现在不仅要和北京市的少儿足球培训机构合作,还有句口号叫‘甘当少儿陪练,助力校园足球’。”

队员们对自己的角色也很清楚,“哪怕是国家队里也有陪练,我们就是给祖国的花朵助力的绿叶。”平时在与小学生的比赛中,注意动作,不要伤害到对方球员也成为徐教练最反复强调的一点,“成绩是次要的,我们踢比赛不是追求胜负。孩子家长们的一句‘和你们踢比赛,孩子们有提高。’这样就足够了。”

视自己为“绿叶”的队员们,其实看起来更像是没有花香,没有树高的小草。目前球队没有任何的专项经费的支持,就连日常训练所必须的场地都得不到保证。平时比赛训练时,大家都是自己带着水杯就过来了,不过球队还是坚持着免费为少儿足球当陪练,他们说“现在又可以踢球了,这样就很好了。”不过徐教练还是希望能够得到社会的支持,“现在球队是一穷二白,没有收入,我毕竟不是专业教练出身,希望能有更高水平的指导加入,队伍实力的提高是必要的,也是对对手能力提高的帮助。”

破旧砖房做宿舍 没有暖气洗浴卫生间

这是位于圆明园公园东南角的一个不起眼的剧场,十字路口的对面就是游人如织的清华大学西校门,两旁是新建起的高新科技园区,光秃秃的柳树下的剧院在周遭车水马龙的映衬之下显得丝丝的冷清而又那么的毫不起眼。

队员武春晓,22岁,在场上司职前卫,2年前加入剧团,开始和大家一起踢球。来自山东的他原来在家里以修手机过活,家里除了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哥哥。来到剧团后他学会了操作皮影表演和戏曲的唱腔,在这里,他们都管他叫“二哥”。龙在天足球队的所有队员都在这个剧团上班,每天8点开始,他们会练习一个小时的戏曲发声,然后则是演出的排练。下午一般都会有两到三场的演出,有时候晚上还要加场,周末以及节假日往往是观众多的高峰期,所以他们一周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

表演的剧场位于二楼,没有演出的时候,三台空调都是没有在使用的,后台只有一个取暖器,像一个小太阳一样,大家练一会儿就会聚在一起烤一烤冻得紫红的手指,暖和一下。平时休息的时候,大家喜欢去附近的家乐福超市逛逛,但更多的时候他们还是待在自己的寝室里上网。离开家后,“二哥”武春晓更多的时候是在QQ上和父母“见面”,“很想家里人,不过很少有时间能回家看看。”不过在这里他并不感到寂寞,七个人一间寝室大家和大学生一样睡着上下铺,半夜一起熬夜看球时,兄弟们也会为各自支持的球队或球星而争得面红耳赤。“我最喜欢梅西!”上着腾讯微博的“二哥”兴奋的说,看着偶像刚刚发布的获胜消息他看起来很开心。

这栋红砖房的一楼是他们的厨房和食堂,二楼则是约20平一间的寝室,没有卫生间更没有浴室。“上厕所的话得走一段路去公厕,洗澡的话我们喜欢去大众浴池。”寝室里没有北方常见的供暖暖气,只有一台挂式空调,“平时不开窗户,空调在晚上睡觉前开一会儿。”

再次返回剧场,发现在进门的桌子上有一个留言簿,上面有不少外国友人留下的观后感,英语、法语、日语、韩语,大家看不懂不过平时还是喜欢翻一翻,看一看,“肯定都是鼓励我们的话。”大家笑嘻嘻的说。

新的一年快到了,队员田宸光心中有个愿望,希望能见一见偶像梅西,“如果能指导下我们踢球就更好了!”其实,龙在天足球队也有自己的心愿——在巴西,世界上第一支“袖珍人”球队北方巨人是他们的目标。“我们是陪练,徐教练也要我们不要看重输赢。不过我们也是一支球队,希望能和他们比赛一场,找找差距提高水平”武春晓笑着说,“能赢当然是最好的,他们毕竟是巴西的球队啊。”

 
运动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这里有冠军,但更多的是你我他她这样的凡人;这里有金牌,但更多的是勋章似的伤疤和生命给予的赞许;用镜头记录瞬间,用文字篆刻永恒。生命,这场与自己竞争的比赛,必定精彩壮美.......

投稿邮箱:2212420549@qq.com

##########
<code id='ohQv'><font></font></code><label></label>
<dfn id='YmbV'><comment></comment></dfn><center id='vxZn'><base></base></center><base id='AupqiLS'><thead></thead></base>
      <dfn id='HAVb'><xmp></xmp></dfn>
      <marquee id='fgQNJpY'><dir></dir></marqu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