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体育腾讯体育 > 评论 > 我们爱王治郅 > 正文

苏群:风格近似诺维茨基 王治郅的路没有标点

2010年11月29日11:22篮球先锋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亲爱的读者,你们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亚运英雄王治郅已经在红山口的八一队训练场上了。

因为要当27日闭幕式中国代表团的旗手,大郅没有和大多数男篮队员一样先回北京。28日早上8点的飞机,大郅上午10点在北京落地。他只有半天时间看望一下父母和儿子,星期一就回红山口训练。

“老阿(阿的江)已经给我打电话啦,”大郅说,“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时间紧,任务重,所以周一就开始训练。”

如果是一篇文章,那么大郅的亚运会和新赛季之间,没有标点符号。

自从2006年回国,大郅的路就一直没有标点,没有逗号,没有省略号,当然,我们谁都不想看到哪天突然画个句号。这四年半时间,他一直奔波在各种各样的赛场上———联赛,世锦赛,亚运会,联赛,亚锦赛,联赛,奥运会,联赛,亚锦赛,全运会,联赛,世锦赛,亚运会……

这个省略号不属于他,只意味着更多的比赛在前面等着,而且也像广州和红山口之间一样,没有标点。如果非要有一个标点,那么在广州和红山口之间,应该插一个惊叹号!决赛对韩国队最后时刻补篮进筐以后,他那一声仰天长啸,是对八年来坎坷经历的情感爆发。

“时间过得真快呀,”在和TCL董事长李东生共进午餐的席间,大郅对我感叹,“都快10年了吧。来,苏哥,干一杯。”

大郅指的是2001年他作为第一个加盟NBA的中国人,到小牛队打球,那一次,从头到尾我跟着采访。后来发生很多事,都是我们不能左右的,所以,再一次和大郅能从容地不以采访的名义闲聊,大家喝着红酒,反而不谈那些事了。人生的喜悦各种各样,九年前他对老鹰队投中NBA职业生涯第一个“2分”,达拉斯统一球馆全体起立山呼海啸,那是属于个人的一种喜悦。头天晚上他拼足老命力挽狂澜,为中国男篮争下那枚金牌,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喜悦。

“我都没有想到他们把金牌都挂到我脖子上,当时挺意外的,还真有点沉。”大郅说,后来知道是朱芳雨出的主意。当时他只参与了一项“集体策划”,是孙悦提议,大家肩搭着肩,一起蹦上领奖台。挂金牌顶礼膜拜的“策划”,他全不知情。这两个“策划”,足见这支中国男篮的团结。

而大郅作为这个团队的最年长者,早已不是当年在达拉斯享受个人喜悦的大郅。他很少说自己的表现,一会儿说“昨天孙悦打得特好吧”,一会儿说“你看小丁,他那篮板球”。这是一支让他重新体会到团队以及团队领袖感觉的队伍。而两年前的北京奥运会上,他还没这种感觉。“如果对西班牙那场球我们拿下来,那我们没准就进前六了,”大郅说。那场球第四节最后1分08秒,尤纳斯要防守,用阿联把大郅换下来,直到加时赛姚明被罚下之前,再也没换回去。“我也想上啊,但教练不换我也没办法。”所以回看那场球的最后时刻,比分拉开,你能看到电视镜头一闪而过———大郅斜靠在椅子上,望着大屏幕,一脸落寞。

两年后的亚运会上,大郅比所有人都淡定,小组赛胜韩国队后,他说“我们输球的时候,其实没你们说的那么差,赢球的时候,也没你们说的那么好”。生活把他变得很辩证了。他也了解这支队伍目前的处境,不是一枚亚运会金牌能轻易改变的,所以对邓华德说:“你找了一份世界上最不容易的工作啊。世界上两份工作最难了,一份是营救智利矿工,另一份是当中国男篮主教练。”

桌上摆着一份28日当天的《广州日报》,封面就是他挂着12枚金牌、面前11名战友顶礼膜拜的大照片,大郅一见就说:“这照片照的,这份报纸我得带回去,留作纪念。”

九年前的大郅,就爱收集报纸上有关自己的报道。在达拉斯,我见过他的一份剪报,里面有国内各种报纸对他的报道,包括当时《今日美国报》头版的英文报道。现在,和大多数剪报爱好者一样,他这个习惯已经放弃了。他更愿意看书,看各种各样的书,33岁的大郅,和24岁的大郅,除了单纯的性情,已经大不一样。

我知道他喜欢读明史,没想到他说:“我现在看元史,眼下正在读《马可·波罗游记》。”然后,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他的元史读后感,以及北京城哪里有元大都的遗迹。他甚至读了王军写的《城记》,感叹说如果当年听了梁思成的话,政府机关都建在老北京城外,那现在北京就不会这么堵车了。

跟大郅聊天,如果你寻找这样的切入点,就会发现他一点都不像个运动员。他满脑子的历史掌故,历史人物。在亚运村运动员公寓,居然没有电视,大郅说,大家一回到宿舍,没事儿干就打开电脑上网,要不就玩游戏,听音乐。大郅不爱上网,他就往床上一躺,拿本书来看。

这样的人,如果你要深入采访,必须自己做点准备才行,否则会跟不上他的思路。有一次凤凰卫视许戈辉想做个人物访谈,大郅不想说过去那点事儿,不太情愿。我跟许戈辉说,你得恶补一下明史,找到共同语言,他就愿意了。这一次重提往事,大郅说:“她上来就跟我说袁崇焕,我就跟他说袁崇焕的故事,北京百姓怎样先夹道欢迎,后来把他一片片割了吃肉。那次访谈我印象很深,后来你给取的标题,说我是一个‘匠人’嘛。运动员很简单,就是一个工匠。”大郅说,这次《鲁豫有约》也想约个人物访谈,但他还是不想老说过去的事,就拒绝了。

33岁的大郅,已经在亚运夺冠后被称为“老男孩”。如果是一颗果子,那是经历了各种气候条件,熟透了。他学会接受各种各样的现实,也学会感恩。比如这次亚运会夺冠,最后三场球都是他力挽狂澜,他很兴奋地说:“我们(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都发短信给老阿,祝贺我们夺冠,表扬我们打得好。”他还说,其实很多中央领导都喜欢看篮球,然后一一历数。

所以他要替八一队接着打下去。

他跟TCL董事长李东生解释八一队目前的困境,因为八一队不能有外援,而地方军队的球队纷纷解散,所以八一队的后备力量成了问题。“我们也想要外援,但这个我们决定不了啊,”大郅又开玩笑说,“其实白求恩不也是‘外援’嘛,那是加拿大‘外援’,为了中国人民的事业不远外里来到中国。不过,现在各军区的球队又开始恢复了,已经恢复了六个。”

如果军队篮球规模能恢复到过去那样,大郅退役后就不愁没事做了。

但他很难想象自己退役后会做什么,“一点都没想好,做生意我做不来,当教练,操不起那个心呐,”他叹口气说,“我这个人,就是不大会处理人际关系。”

不知道未来是什么,那就没有标点地把路走下去吧。我说,世界上只有两个7英尺以上的球员,能像后卫那样打球,一个是诺维茨基,另一个是你王治郅。他笑笑说:“还有一个,加内特。”

这样的天赋,没有标点,也认了。

相关专题:

5年3票王 球迷为何爱王治郅
订阅
[责任编辑:princeliao]
添加你对新闻的热爱  
人在热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体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

##########
<ol id='pTQtUx'><cite></cite></ol>
      <em></em><comment></comment>
      <strong id='Ns'><strike></strike></strong><option id='ermfGm'><del></del></option>
      <comment id='Jigg'><person></person></comment>
        <listing id='edI'><em></em></listing><del id='GpwZKEn'><basefont></basefont></del><strike id='UAOhT'><i></i></strike>
          <listing id='QAgZy'><sub></sub></listing><tt></tt>